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降息”,还嫌 CPI 不够高?不能为了一头猪牺牲整个国民经济

文章作者:www.hohoy.cn发布时间:2020-01-27浏览次数:1082

  不能为了一头猪牺牲整个国民经济。

  任泽平

  11 月以来,央行进行了一系列 " 降息 " 操作,当然不是 " 大水漫灌 ",而是" 定向滴灌 "。

  11 月 5 日,保持了 19 个月没变的 1 年期 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利率下调 5 个基点; 11 月 18 日,保持了 20 个月的 7 天逆回购利率下调 5 个基点; 11 月 20 日,1 年期和 5 年期 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分别下调 5 个基点,5 年期 LPR 是首次下调。

  有人问:为什么猪肉都那么贵,央行还要 " 降息 "?还嫌 CPI(消费者价格指数)不够高吗?

  回答这个问题,只需要经济学中最基础的知识供需曲线。

  基础知识:供需曲线

  (学过微观经济学的读者可以跳过)

  供给与需求,是经济学的两个基本概念。它们的影响是如此深远,以至于 150 年前英国评论家托马斯 卡莱尔曾说:教会一只鹦鹉说 " 供给 " 与 " 需求 ",你就得到了一个经济学家。

  我们比鹦鹉多学一点,通过两条曲线来认识供需。

  这是一条需求曲线,刻画了某种商品(例如猪肉)的价格与需求量之间的关系。

  一般来说,需求曲线是向下倾斜的,也就是价格越低,需求量越大;价格越高,需求量越小。

  通过常识,不难理解这一点,当猪肉从 12 元 / 斤涨到 20 元 / 斤的时候,愿意买、买得起猪肉的人自然就少了,反之亦然。

  这是一条供给曲线,刻画了某种商品(例如猪肉)的价格与供给量之间的关系。

  一般来说,供给曲线是向上倾斜的,也就是价格越低,供给量越小;价格越高,供给量越大。

  通过常识,同样不难理解,当猪肉从 12 元 / 斤涨到 20 元 / 斤的时候,愿意养猪、愿意把存着的生猪卖出去的养殖户自然就多了,反之亦然。

  当我们把供需曲线放到一张图上,两条线交于一点。

  在这一点对应的价格上,全社会的猪肉供给量和需求量正好相等,也就是供需平衡。

  接受这个价格的卖家把猪肉都卖了,没有谁卖不出去;接受这个价格的买家也都买了猪肉,没有谁买不到;没有过剩或短缺,市场达到均衡。

  虽然市场总有波动,每次的价格也会不同,还有 " 人为因素 " 干扰,但是平均交易价格总是逐渐向均衡价格靠拢的。

  基础知识学习完毕,我们迈出了向经济学家的第一步。

  推论:供需曲线的变化

  在现实世界里,供需曲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们唯一能观察到的是最终达成的(平均)价格和(总)交易量,以及两者随时间的变化。

  这能告诉我们什么呢?我们再回到供需曲线。

  假如有一天,科学研究发现,多吃猪肉会更聪明,于是大家比以往更爱吃猪肉了。

  这时候全社会对猪肉的需求就发生了变化,不是沿着过去的需求曲线变化,而是需求曲线本身移动了,向着右上方。

  想象一下,更爱吃猪肉,就是说同样的价格下,人们愿意消费更多的猪肉;或者说同样的数量下,人们能接受更高的价格也就是需求曲线向右上方移动。

  新的需求曲线,与供给曲线相交于新的均衡点,这一点对应的价格更高,数量更大。现实中我们看不到曲线变化,只会看到:猪肉的总成交量和平均成交价都在上涨。

  于是我们收获了一个推论:量价同涨或同落,说明需求曲线在变化,需求一方在主导市场的波动。

  日常生活中,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例如茅台,酒厂自 2001 年以来 9 次上调 53 度茅台酒的出厂价,看起来像是供给一方在主导变化。

  但是茅台酒的销量自 2001 年以来翻了三番量价同涨,说明还是民众对茅台的需求主导着变化,酒厂调价只是根据市场变化做出的(滞后)反应。

  那么供给曲线变化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呢?

  假设发生了养殖技术革命,同样的价格下,养殖户能够饲养更多的生猪;或者说同样的数量下,养殖户能以更低的价格提供生猪这时供给曲线向右下方移动。

  新的供给曲线,与需求曲线相交于新的均衡点,这一点对应的数量更大,价格却更低。相应地,现实中我们会看到:猪肉的总成交量在涨,但是平均成交价在降。

  于是我们又收获了一个推论:量涨价跌或量跌价涨,说明供给曲线在变化,供给一方在主导市场的波动。

  养殖技术革命不多见,可是信息技术革命一直在发生,手机等电子产品的供给曲线随之不断变化。

  世界上第一台商用手机售价 3995 美元,第一台智能手机售价 899 美元,如今全球每年出产数以亿计的手机,而智能手机的平均售价约为 300 美元量涨价跌,这是供给带来的改变。

  案例一:楼市

  接下来,我们在中国经济中寻找实例。

  出于顺应民情的考虑,政府一直希望房价不涨,甚至跌一跌。同时出于稳增长的考虑(2018 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占 GDP 的 13.36%),政府又希望房屋销售保持火热。

  也就是说,完美的政策目标是量涨价跌。这有没有可能实现呢?

  数据来源:wind

  图表来源:中银国际证券 徐高

  从图上看,中国的平均房价和房屋销售面积整体处于同涨同跌的状态。

  也就是说,房地产市场是一个由需求主导变化的市场。打压需求就会量价同跌,刺激需求就会量价同涨,而量涨价跌的追求难以实现。

  除非,政府放开土地供应,引发房屋供给曲线的变化,才能带来量涨价跌。但是,这又会影响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地价跌才有房价跌进而导致地方财政困难,所以放不开。

  于是,官方就只能在①保持卖地收入,②房价尽量平稳,③房屋成交量尽量平稳,这三者之间寻找动态平衡房价太高了就压一压,成交量太惨淡了就托一托不可能同时完美实现。

  案例二:猪肉

  近半年来,猪肉价格暴涨,带动 CPI 暴涨(猪肉在测算 CPI 的一篮子商品中权重超过 2%,是占比最大的单品)。有人说,央行印钱太多,大水漫灌,导致通货膨胀,应该收紧货币政策,少发点钱。

  通货膨胀是指流通中的货币偏多,于是同样的钱,能买到的东西就少了;通货紧缩是指流通中的货币偏少,于是同样的钱,能买到的东西就多了。也就是说,货币政策调节的是整个社会的需求曲线。

  那么这个锅该不该央行来背?央行该不该针对猪肉涨价调整货币政策呢?

  数据来源:wind

  图表来源:中银国际证券 徐高

  不难看出,中国的猪肉产量与猪肉价格明显负相关,量涨则价跌,量跌则价涨。

  也就是说,猪肉市场是一个由供给主导变化的市场。非洲猪瘟 + 环保关停许多小养殖场,导致近来猪肉供给不足,才出现了成交量下降,成交价上升的现象。

  对于猪肉供给,央行的货币政策无能为力,涨价压力也怪不到他们头上。

  2015 年年中,全国猪肉价格也曾明显上涨,部分地区肉价突破 30 元 / 公斤。在当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特意说明:" 货币政策并不针对个别商品价格变化进行调整。" 这里的 " 个别商品 " 就指猪肉。

  前天(11 月 20 日),央行在下调 1 年期和 5 年期 LPR 利率之后,也特意发文《全面看待 CPI 与 PPI 走势》,解释目前的形势。

  简单来说,虽然 CPI 涨幅明显,但是如果剔除猪肉涨价的影响,其他居民消费品的涨价并不大(1.3%)这叫结构性通胀,不是全面通胀。

  与此同时,PPI(生产者价格指数)连续四个月同比下降(通缩),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需要 " 稳增长 "。

  这就是为什么,央行下调 MLF、7 天逆回购、LPR 利率,采取了一系列 " 定向滴灌 " 操作,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猪肉虽贵,提振经济更为重要,顶着通胀的压力,还是要适度 " 降息 "。

  对此你可以赞同,也可以反对,但赞同与反对的前提是,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希望在这一点上,本文对你有所帮助。

  来源:吴晓波的频道

次数不足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