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上海财大一教授被解聘 9名硕博连读生处境尴尬

文章作者:www.hohoy.cn发布时间:2020-02-18浏览次数:1621

43岁的毛长轩教授与他所在的上海财经大学完全分手。这位年轻的教授是上蔡于2010年从美国引进的,校方告诉他,在“永久轨道”教授的六年聘用期于2016年8月31日到期后,他不会续签合同。

尴尬的是,跟随他攻读研究生和博士学位的九名学生中,有些已经获得了硕士学位,正处于攻读博士学位的关键时期。有些人刚入学一年,还不知道情况如何,就换了老师。

现在,事件的发展方向超出了毛长轩和学生们的控制。一方面,认为自己学术水平高、教学水平高、引用率第一的毛长轩,多次向校方提出解雇他的具体理由,但均无济于事。另一方面,九名学生担心他们将来无法完成学业,因为他们没有同一领域的导师。

学生们做好最坏的打算,或者辍学并获得硕士学位去找工作。要么重考,换一个有能力在继续学习前指导自己的导师。

为什么通过考试的教授被解雇了?

记者找到了《上海财经大学“常任轨”教师管理办法》。该方法明确指出,“永久轨道”教师的保留和晋升取决于他们在学校内外的教学、研究和服务方面的出色表现。

首先,让我们看看毛昌轩的教学。在任期间,他从不无故缺课,他的9名硕士和博士学生中有5名在毕业前完成了学校的“发表一篇英语论文”的要求。

两个最好的四年级学生,一个发表了5篇和8篇英语论文,另一个发表了2篇和4篇英语论文。毛长轩介绍说,这两个学生的学术水平已经高于一些讲师和副教授。

两个三年级学生,一个发表了一篇论文,另一个处于考试阶段;四个二年级学生,其中一个发表了两篇论文,其他的都在考试阶段。一年级学生还没有写论文。

二年级学生张思佳非常喜欢毛昌轩。她告诉记者,毛长轩和学生们已经商定了三章:第一,不接受礼物;第二,学生不应该支付餐费。第三,只有当学生毕业并找到工作时,他们才有资格邀请老师吃饭。张思佳说,她的父母从山西老家带了几瓶醋给毛长轩,毛长轩也拒绝了。

其次,是科研评估指标。根据规定,上蔡“永久轨道”的教授在任职期间需要完成一篇一级论文、两篇二级论文和一篇三级论文。然而,在毛长轩的任期内,上述三种类型的论文分别完成了三篇、四篇和两篇,均达到了标准。

第三,记者没有发现任何关于校内外服务相关内容的具体文件和规定。

那么,为什么毛长轩会被解雇呢?据毛长轩介绍,在上海市教委信访办组织的一次调解中,学校给出了以下三个开除的理由:第一,毛没有得到国家级基金项目,但毛认为他得到了教育部“优秀人才计划”的20万元奖励;第二,与美国相比,毛泽东的科研水平不时下降,但毛泽东认为,虽然他在上一个财政年度发表的文章没有美国多,但也超过了学校的评估标准。第三,毛没有发表任何高层文章。记者询问了评估标准,发现毛在上蔡规定的3种顶级学术刊物上没有发表任何文章。

上蔡教授的“终身教职”管理方法规定,如果“终身教职”教师在任何方面表现不佳(即教学、科研和校内校外服务),学校有充分的理由不续签合同。同时,在教学、研究和服务方面达到最低标准的"永久轨道"教师不能作为晋升或授予正规教师职位的充分依据。

解雇还有其他原因吗?

据了解,“永久轨道”教学岗位是最高评价

毛长轩介绍说,他与周等人的恩怨可以追溯到2010年9月。当时,毛刚刚进入学校工作了一段时间。在采访学生的过程中,毛拒绝了上述人士“照顾”学生的要求。“我从国外回来只是为了高等教育事业做些事情。这不符合原则,我不会这样做。

毛长轩介绍说,以周某为首的几名法官对他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咨询,他自己的态度也从最初的“处理和处理”变成了“非常强硬”谁把领导叫出来打招呼了?”毛说他当时得罪了他们。

上蔡统计与管理研究所所长周某对此予以回应,否认发生了上述事件,并驳斥了毛长轩的指控。

记者注意到毛长轩对上述四人的举报信已经收到了上海财经大学纪委的回复。他的大部分报告都集中在几位教授的资历上。例如,周某、毛长轩报道称,作为中国科学院的研究员,他违反了中国科学院人事局的相关兼职规定。他在上海金融大学的“兼职”时间远远超过了中国科学院规定的每年3个月。此外,他在教育部的“长江学者”称号也是在他的人事关系还在发展的时候被中国科学院评定的,这不符合“人事关系进部属高校”的规定。黄某、毛长轩举报违反中央组织部关于“千人计划”学者的规定,3年内每年未在中国停留6个月。冯某和傅长轩汇报说,他在美国已经呆了半年,在美国的工资和收入都很高,存在着“吃不出钱来”的问题。对于另一位老师的报告,毛长轩认为“不值一提”。

针对上述报道,上蔡的回答大多是“学校正在探索教学改革”。对于“千年计划”专家黄某是否符合每年在中国工作6个月的要求,上蔡回答说,黄某确实利用假期回国符合国家规定。“辞职教授,学生怎么办”毛长轩的九名研究生是迄今为止受影响最大的群体。即使毛被学校开除了,他仍然可以根据他过去的学习成绩找到另一份工作。然而,这些进入着名的上海金融专业的高分学生不得不被“牵连”,他们未来的学术生涯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原则上,即使导师被解雇,他的学生也应该能够在这所学校继续科学研究。

《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指导教师管理条例》第18条规定,如果研究生导师离开学校,其原所在学校(系或所)的学位小组委员会可决定担任我院研究生的兼职导师,并报研究生部备案。如果转让方打算继续在我院担任博士生导师,必须向相关学校(系或所)的学位委员会申请许可,并提交主管校长批准。他/她可以在我们学校兼职博士生导师。

对于转岗后不再就业的导师,其指导下的研究生可继续指导,直至研究生毕业,或其他在职研究生导师可由其所在学院(系、所)指定继续指导。

学生们的愿望是继续受毛长轩的指导,直到毕业,但他们没有被允许致富。

首先,从专业研究领域来看,这九个学生的研究领域都是应用统计专业的数据挖掘和生物统计学。但是,上蔡统计管理学院,除去毛长轩,只有和冯两位老师。根据上蔡公布的教师简介,他们的研究方向不包括数据挖掘和生物统计学。

“即使我们退后一步,同意学校会为我们提供其他指导老师,也没有人会和我们的专业相匹配。”张思佳说。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